已收藏,可在 我的资料库 中查看
关注作者
您可能还需要

Club Factory卖家开始自救,在推特上指责印度政府

“金融危机”似乎已经降临到这些卖家身上

Club Factory卖家开始自救,在推特上指责印度政府

6月29日,印度当局颁布政令,封禁了Club Factory在内的数十款中国APP,打的各位平台卖家措手不及,7月14日,Club Factory以“不可抗力”之因暂停向平台卖家结算货款,一石激起千层浪,受该条令影响的卖家议论纷纷,不能自已。有卖家在相关论坛表示,由于受种种因素制约,截至目前,Club Factory还没有向平台供货商支付货款,受影响的部分卖家也暂时无力偿还相关贷款。

禁令实施后,25岁的Sengar一直活跃在推特上,经常发推艾特印度当局的高官,恳求他们对Club Factory“采取行动”,以保护印度卖家的利益。其他卖家的推文更甚于此,一些卖家甚至威胁要“自我了断”,并认为造成他们深陷泥潭的原因是印度政府的过错。

贯穿这些推特的一个共同主线是,“金融危机”似乎已经降临到这些卖家身上。其中很多人写道,他们无力偿还债务,也无力偿还对过去在Club Factory所售商品制造商的货款。Sengar称,此前他从银行申请了一系列贷款,在MobiKwik和LazyPay也有借贷行为,但他现在实在无力偿还。Sengar表示,虽然无法确定等待Club Factory结清货款的卖家数量,但至少有3000名卖家因Club Factory暂停向卖家付款而陷入困顿。

28岁的Pankaj Gaba说,他在等Club Factory此前未向其结清的331万卢比的款项。他表示“每次Club Factory结款时,平台会保留20%的金额,卖家在下一次结款时才能得到这笔钱,但今年疫情发生以后,Club Factory停止了这20%款项的结算,并称等公司全面恢复营业后,平台自会向卖家结清,这是前所未有的平台举措。”7月7日,Gaba收到了Club Factory给他的约8万卢比的款项,这是平台最后一次给他结款。

在印度政府的禁令发布一周多后,有几家媒体报道称,包括Club Factory在内的一些被禁应用程序仍在运行。Gaba对这些报道予以确认,称Club Factory已经创建了一个新的域名,仍在接受订单。在禁令生效前收到的订单也已发货。Gaba补充道:“平台鼓励我们为未完成的订单发货,说我们的付款是安全的,平台将会按时支付款项给我们。”据悉,直到7月,Gaba都在为Club Factory的订单发货。Gaba说,他现在除了必须向银行还大约240万卢比的贷款,还得偿还货款给向他提供货物的制造商。

Gaba说:“由于竞争太激烈,我们在电商平台上的利润率只能勉强达到5% -10%。”他补充说,他的产品在Club Factory上最受欢迎,而Flipkart和亚马逊并没有给其带来太多单量。在Club Factory被禁后,Gaba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后来,Gaba在推特上不断艾特总理办公室(PMO)和内政部长Amit Shah等其他高级政府官员,希望能引起他们的注意。推特现在已经成为Gaba发泄对印度政府不满的渠道。Gaba说:“这个月以来,我每天都在推特上艾特他们(印度当局高官),但是没有收到任何当权者的回复。”

Club Factory卖家开始自救,在推特上指责印度政府

7月17日,自称代表2000多名卖家利益的全印度网上卖家协会(AIOVA)向Club Factory发出了一份律师函。AIOVA在函件中称,Club Factory拒绝向卖方付款,“违反了RBI于2020年3月17日发出的通知(关于支付聚合器和支付网关的监管指导原则)。”根据AIOVA发的律师函称,市场受到印度央行指令的约束,以卖方的名义收取的款项将被托管。此外,“不可抗力”条款不能适用于第三方托管。(托管账户是指当双方或多方完成交易时,资金被托管的账户。)AIOVA的法律顾问Chanakya Basa称,AIOVA还没有收到Club Factory对其律师函的回复。8月13日,AIOVA给印度储备银行(RBI)写了一封投诉信。诉状称,“Club Factory产品送达客户后一个多月不付款给卖家,违反了2007年Payments and Settlements Act第28条法则”。

Club Factory卖家开始自救,在推特上指责印度政府

分享到:

--
评论
服务商/观察员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 热门 资讯 视频 资料 帖子 专题 问答 直播 雨课 服务 标签
雨果跨境顾问
平台开店、找服务、品牌出海、广告投放
点击咨询

收藏

--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