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藏,可在 我的资料库 中查看
关注作者
您可能还需要

承包全球40%的泳衣,辽宁这个小城的大妈,四年赚一套房

葫芦岛的大妈们,俨然已成为国际泳装流行趋势的洞察者。

承包全球40%的泳衣,辽宁这个小城的大妈,四年赚一套房

“我只管做泳衣,从没穿过。”

敏大妈57岁了,每天往质检台上一坐就是八、九个小时。她左手持一把纱剪,右手拿着一件大红色的比基尼,咔嚓一下,比基尼缝合处多出来的皮筋,就落了地。

“我只管做泳衣,从没穿过。”她咯咯笑着,又有些好奇:“我也不知道这泳衣要卖到哪里去,露成这样,谁会穿呀?”

北京往东北400公里,越过山海关,就到了关外第一市葫芦岛。这里因为临海,所以夏季凉爽,又因为温泉环绕,成了东北著名的疗养基地。当地有不下100家疗养院,张作霖曾修建的度假别墅至今仍屹立于此。

三十多年前,葫芦岛第一批下岗工人,用家庭缝纫机踩出一件件泳衣,出口给俄罗斯人。三十年后,葫芦岛已是世界最大的泳衣生产地,数据显示,这里生产的泳衣,占了全世界40%的份额。

葫芦岛泳衣生产线上的工人,大部分都和敏大妈一样。四五十多岁,从未离开过葫芦岛。近十几、二十年来的生活和泳衣密不可分。她们谈起泳装来如数家珍,却从没想过,手边即将完工的泳衣,十几天后,便会到达全国各地,甚至漂洋过海到欧洲、美洲、非洲等地。

尽管自己羞于穿上身,但葫芦岛的大妈们,俨然已成为国际泳装流行趋势的洞察者。

第一次穿泳衣,心怦怦跳的感觉

葫芦岛下辖的县级市兴城,占了当地大部分泳装生产份额。在这里,泳衣工厂的存在感,不亚于北京、上海闹市街头的便利店。

我们钻进兴城的街道、小区、城中村。那些外观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民房、车库,其实是一间间泳衣工厂、作坊。没有竖招牌,唯一能辨认身份的,是墙壁上挂着的招工横幅。

城中村里的泳衣工厂

一个靠近市中心的小区里,小型工厂的数量不下十家。类似南方服装档口的“放货点”,几乎在每个单元楼都能见到。可别小看这些不起眼的工厂,到了旺季,随随便便一家小厂,每月都是十几万、上百万的产值。

下午三四点,城中村没什么行人,巷子曲折弯绕,泳衣工厂藏在民房扩建的前院里,时不时传来缝纫机“哒哒哒”的声音。我们在深巷的一栋民房里,找到了敏大妈,还有她的主管张姨。

张姨今年53岁,是土生土长的葫芦岛人。4年前,她带着手底下十几个泳装工人,跟了现在的老板。老板为最大限度地给张姨自由,租下了张姨的房子,让她在自家院子里,就能开工。

最近,正逢旺季,张姨和工人们忙得不可开交,据说订单已经欠了3个月。她作为主管,不仅要上机台生产,还要统筹订单、分配任务,“神经是紧绷的,脑子里一刻不停地算着单量和生产进度,生怕赶不上明天出货。”

张姨做了20多年的泳装,对泳装有着说不清的深厚情感。

那年她27岁,在超市买了一件款式保守的绿色泳装,“一穿上心就怦怦跳,脸蛋通红,紧张得不行。” 鼓起勇气走到海滩边,“所有人齐刷刷地看过来,盯着我看。” 那件泳衣只穿了一次,材质不好,太阳暴晒后就损毁了。

张姨穿上人生中第一件泳衣时,葫芦岛的泳衣产业刚刚起步。

八十年代以前,葫芦岛没有成规模的泳装厂。当地遍布纺织厂、针织厂、毛巾厂,一家大型国营厂,有几千名工人。生产出来的大白布、毛巾,都出口到了俄罗斯,以及其他东欧国家。

不少纺织工厂,会接到俄罗斯客户的泳装订单,但都只是零散的补充品。到八、九十年代,纺织工厂效益不好,有些工厂裁员,有的直接倒闭。

下岗的工人无处可去,但手艺还在。这时,从兴城北关村地藏寺胡同,南关王氏家祠胡同,走出了几个大胆的人,他们买几匹布料,关起门来,用家用缝纫机踩出了三角裤头、泡泡纱泳衣,卖给俄罗斯人,或者拿到海边零卖。

葫芦岛第一批泳装厂,就这样办了起来。

张姨下岗后,葫芦岛已经有了一两百家泳装厂,“那时候失业的人多,泳衣产量又不大,想进泳装厂非常难。”

但只要进了厂,待遇就不会差,张姨托关系进了厂,“外面的厂工资100多元,在泳装厂一个月能拿300多。”

张姨在泳装厂一待就是二十多年,一路做到了主管。厂里来了订单,她负责对接。这些年,她明显感觉到,从外地来葫芦岛电商创业的年轻人多了起来。

几年前,张姨遇到一个在速卖通上卖泳装的小伙子,生意太好,经常断货。有一次,张姨忙不过来,把小伙子介绍给熟人,结果熟人生产出来的泳衣质量不过关。张姨发了大火,让小伙子开车带着她,开了一个多小时,逮着熟人骂了一顿。

那之后不久,张姨身体不适在家休养,小伙子生意做大了,又请张姨出山,她二话不说,带着十几个人把自家前院改成了工厂。小伙子变成了张姨现在的老板。

跟谁家合作,谁家就会卖断货

小伙子名叫赵越,沈阳人。2018年,他背着几十万元的债务来到葫芦岛,和朋友租了幢年租2万的破旧别墅,“灯都是坏的,水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漏。”冬天的葫芦岛零下几十度,舍不得出暖气费,空调又不管用,两个人窝在被子里发抖。

那几年,葫芦岛的泳装,已经声名远扬。泳装企业已达1200多家,远离市中心5公里的郊区,开始动工修建产业园区。玛丽莲·梦露大爱的泳装品牌JANTZEN,吊牌上写着“made in china”,细看生产地址“辽宁葫芦岛”;在淘宝搜索泳装,排在前列的,发货地无一例外都是葫芦岛。

外地人闻风而来,到葫芦岛扎堆电商创业。赵越将目光放在了外贸,当时,外贸占了葫芦岛泳装份额的30%,但大部分都是线下贸易。

赵越称自己来到葫芦岛,是“降维打击”。“当时没几个人做速卖通,就连做淘宝的,也大多是外来的年轻人,我的机会很大。”

速卖通是针对国外消费者的B2C平台,赵越上架的泳装,能直接卖给外国买家。“一卖就火。”赵越记得,“尤其是旺季,一款常规的比基尼,一天能卖100多件。”

为了方便电商创业者拿货,葫芦岛四处都是“放货点”,有些门店分散在街边,有些集中在小区车库。在市中心一条河的两岸,座落着两个居民小区,小区的街边店,全都改造成了放货点。200米长的街,挤了不下30家,全是门口贴满性感泳装照的放货点。

放货点提供产品设计、图片、成品,你只需要有家网店,能将货卖出去,就不愁找不到货。所以,在街头总能见到几个骑着电动车,后座塞着快递袋子的人,“都是做电商的。”

赵越每天往返别墅和放货点,“做到后来很夸张,跟哪家放货点合作,哪家就会被我卖断货。”很快,放货点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他开始筹划成立工厂。

来葫芦岛的第二年,赵越就还清了债务,还买了辆车。他把张姨请出山,办了两家小型工厂,

旺季抢工人,淡季泳装论斤卖

来葫芦岛前,朋友告诫赵越,“泳装的淡旺季非常明显,你要适应。”赵越不屑,并未放在心上。“但尝试过才知道,心理承受能力不行的人,做不了泳装。”

在外贸领域,泳装的旺季集中在1-8月,9-12月为淡季。淡旺季之间的反差极大,“旺季时,客户为了抢货,一件出货价25元的泳衣,他会主动提到30元。工人月工资1-2万元,且难招。但一到淡季,几乎是接不到订单的状态。”

往往一年的时间,就足够泳装从业者尝遍人生百态了。

去年疫情期间,正逢旺季,赵越的工厂迎来了质的飞跃。“所有工厂都没来得及开工,这时候,谁家能顺利发货,谁就赢了。”

赵越的速卖通店铺爆发了。囤的泳装款式有限,自家工厂的产能又没有完全恢复。客户主动加价,请求快点发货,赵越又找到了放货点的老板。“两个人交接也不能见面,把货约定放在某个超市,或者某个村子里,另一个人再去拿。”

工厂无法开工,葫芦岛人民的泳装生产便显现出来,“很多人在家里开工,爸爸妈妈上了机台,爷爷奶奶也会剪线头,几乎全家出动。”

靠放货点的支撑,赵越的店铺短短几个月,增长超过100%,一跃成为速卖通泳装销售TOP店铺。

葫芦岛的工人在旺季是最值钱的,月工资通常在1万多元,而在兴城这个县级市,房价最高不过5000元一平。“远一点的工厂,每天要派车接送工人,一日两餐照顾好,还怕人跑了。”

张姨负责为赵越招工人,二十多年来,她手把手带会的徒弟,少说也有上千人。人难招,是张姨目前最大的困扰,“旺季订单量大,怎么招工人都是不够的,现在只要是个人,能干活,我都想亲自教会。”

然而一到9月,进入淡季,情况便急转直下,“几乎半年接不到订单,落差相当大。”赵越的市场主要在俄罗斯、美国、英国等北半球国家,和国内有着类似的气候变化。

其他工厂也类似,为了争抢鲜少的几个订单,有些工厂的价格一降再降。囤货过多的工厂,甚至论斤卖泳装,“一元钱一斤,尺码和颜色还要齐全。”每年,葫芦岛都有抗不过淡季,倒闭的工厂。

但赵越也不敢放工人回家,“怕来年旺季又招不到人。”于是,每到淡季,工厂便为来年的旺季囤货。

赵越也想到了解决办法,扩展瑜伽服这类和泳装工艺类似的服装。还可以往南半球发展,去年,速卖通发力巴西等国家,赵越也将市场扩展到巴西,“少量消耗了一点淡季时的库存。”

外国人买情趣泳衣,中国女生想都不敢想

傍晚五点。工厂进入最忙碌的时候,敏大妈眼睛专注在线头上,头却微微扭动,和一旁的大妈讨论今年泳衣的流行趋势。“今年印染的很火。”她总结:“以前泳衣的颜色,款式都少,现在花样太多了。”

十几年前,泳衣的颜色还是以大众纯色为主,出口的泳装也大多是连体的泳衣。这些年,国外消费者逐渐大胆起来。赵越店里,性感的比基尼是常规款,也是热卖款,一个链接每年要卖1万多件。

流行趋势也在变。“每年都有流行的元素,今天,印染元素的泳衣突然火起来了,一万件不在话下。”

这几年,情趣泳衣也在速卖通上出现了。赵越上架了一款蓝色绑带情趣泳衣,“没想到卖得相当好。”

比基尼、情趣泳衣,这在国内消费者看来,是想都不敢想的。在淘宝卖了5年泳衣的陈俊卓 说,国内的泳装真正爆发,还是在2018年之后,普通买家对泳装的接受度变高了。但大多会选择保守款,“淘宝买家对泳衣的要求,是要能穿到海滩上拍照。”

所以,淘宝上的泳装会在比基尼外套个小裙子,加个薄披肩。陈俊卓干脆设计了很多薄纱款的泳衣裙,外观看上去,与度假风裙子无异。“该遮的都遮住,且样子好看的泳衣是最好卖的。”

陈俊卓是葫芦岛本地人,2016年底,她和男朋友借了5000元钱,从深圳回葫芦岛白手起家。起初一天只有1-2单,做了一款欧根纱的爆款泳衣之后,店铺每日成交几百单。到现在,每天能出7-8千单。陈俊卓的店铺,已经是淘宝泳衣类目的top。

淘宝店做成规模后,陈俊卓将公司搬到了位于市中心5公里外的泳装小镇。这座园区建了没几年,已经聚集了多家泳装工厂和泳装电商公司。

从园区到市中心的路上,衍生出一条完整的泳装产业链。从缝纫机专卖厂、布料厂、印花打印机厂,到专门生产泳衣胸包的厂,甚至还有生产泳衣肩带的厂家。“即使空手在这里转一圈,也能做一件泳衣出来。”

三十多年的发展,泳装已成为葫芦岛的标志。陈俊卓、赵越这批90后,是近几年,融入葫芦岛泳装行业的新鲜血液。他们将大城市的电商经验带回葫芦岛,让世界工厂和电商水乳交融。

受访店铺:

Nowintwion Official Store(速卖通店铺)

仙灵女屋(淘宝店)

以上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雨果跨境立场!

(编辑:江同)

分享到:

--
评论
服务商/观察员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 热门 资讯 视频 资料 帖子 专题 问答 直播 雨课 服务 标签 指南 搜索 导航 热门指南 热门搜索
阿里巴巴国际站
全球性采购批发平台,知晓Alibaba各种活动信息,专属享受B类电商深度辅导。
文章数
2329
关注数
--
雨果跨境顾问
平台开店、找服务、品牌出海、广告投放
点击咨询

收藏

--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