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藏,可在 我的资料库 中查看
关注作者
您可能还需要

美国暴乱、流量下滑,这家中国电商企业却在新市场玩出了花

政策收紧、疫情严峻,中国电商企业生意怎么做?

美国暴乱、流量下滑,这家中国电商企业却在新市场玩出了花

“我们就想成为一个地区的淘宝或是拼多多,而印度电商市场的潜力、环境,能够让我们达成这样的目标,这就是我们立足印度的原因。”Club Factory CEO楼云告诉雨果网。

从“爆款易”转型进军C端市场,短短几年的时间,Club Factory平台就覆盖29个国家,上线千万级的SKU。在今年疫情爆发前,注册用户更是突破1个亿,一跃成为印度排名前三的电商购物应用。而随着印度政府对于电商平台的政策限制以及当地疫情不明朗的发展走向,虽然Club Factory在印度市场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今年的疫情也带来一些不确定性,但Club Factory更多看到其中并存的机遇。

专访Club Factory CEO楼云:成为印度版淘宝或拼多多是终极目标

Club Factory CEO楼云

印度电商市场已经临近爆发点

“超5亿的互联网人口,相对并不激烈的电商竞争环境,印度电商未来可期,且非常适合Club Factory的发展模式。”楼云讲道。

从市场需求来看,尽管印度拥有5亿的互联网人口,但印度人使用电商的比例较低,且增速非常快。

根据Forrester统计显示,印度网民数量从2018年起每年增加1个亿,2021年达8.29亿,并预计网购人口2025年将达2.2亿。数据显示,到2023年,印度电商收入预计将达到622.84亿美元。而更大的潜力在于,在印度13亿人口中,还有2/3的人口还未接触到互联网,这也意味着印度电商市场未来极大的增长空间。

楼云表示,以历史的经验来看,互联网在一个市场的发展规律,一般都是工具类、社交类、娱乐类互联网先普及,如Tiktok、Youtube、Facebook等,等到互联网市场发展到一定的成熟度,电商、线上购物便会顺势而起。

“近两三年由于社交媒体的发展,印度的移动互联网普及率大幅提升,我觉得印度电商市场已经临近爆发的时间点。”

包括亚马逊、沃尔玛、Flipkart这些世界巨头企业,肯定也是看到了印度电商市场未来的发展潜力,所以近几年在印度市场大力投入。

虽是巨头必争之地,但楼云认为,当前印度电商市场竞争并不激烈。他将印度电商平台,划分为标品电商平台和非标品电商平台两大类,GMV是一个重要的判断指标。他表示,如果一个平台60%以上的GMV都是来自手机等标品产品的销售,那么这种平台便可以认为是标品电商。比较典型的比如京东,而其对立面的淘宝、拼多多就是非标品电商。当前印度电商市场,这种标品电商竞争是比较激烈的,比如亚马逊、Flipkart,而在长尾商品、在非标品电商平台竞争比较小。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像淘宝、拼多多、Wish这样的非标品电商出来,所以Club Factory就要当这头一个。

“在印度市场的非标品电商里,Club Factory其实并没有对标的平台,更确切的来说,其实Club Factory直接的竞争对手,是线下的零售店。包括我们做用户访谈的时候,也收到这样的反馈。就像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淘宝的竞争对手并不是京东,大家买手机习惯性的上京东,买杂货还是去淘宝。两者直接并不是一个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而是有一个共存的状态。”

印度市场不友好的挑战

印度市场当然不是十全十美的利好,除了那些亘古不变令人糟心的物流、支付、清关壁垒。去年印度政府又针对电商平台出台限制政策,此外当前印度的疫情形势也同样令人担忧。

“无论是提高关税,还是其他的政策收紧,印度政府的电商政策,其实更多的是针对自营电商,如亚马逊、Flipkart这种‘京东模式’的限制,反而对于非标品的这种全品类的平台模式,印度政府实际上是持鼓励态度的。”

楼云以阿里巴巴为例,其平台的模式,在国内其实带动了相当长的产业链条,同时也解决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促进了经济的发展。而Club Factory在印度的定位和阿里一样,一方面可以给其本土进行大量的投资,促进当地经济的增长;另一方面大量的印度当地卖家的入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就业问题;除此之外,印度当地的货源给Club Factory供货,当地实体产业也能得到实质性的发展。

虽然Club Factory的平台模式,并未受印度电商政策的影响,但疫情爆发带来的连锁反应,确实给其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国内疫情爆发时,我们国内的供应商很多都停工断货了,导致我们无货可卖。好在我们还有海量的印度本土供应商,所以那段时间都是印度的供应商在卖;国内慢慢恢复了以后,印度又受到疫情的影响,印度政府索性出台了‘Lockdown’政策,禁止电商的运营,我们的业务实际暂停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大概在5月份,电商才被允许继续运营,所以顺势5月份业绩也有一个非常强势的恢复。”

楼云强调,无论疫情如何变化,Club Factory始终都是专注于”提供性价比更高的商品给消费者”这一件事上,并没有特别的去做其他大的方面的战略调整。

以全球经验来看,疫情其实会让更多的消费者去使用电商,无论是美国、欧洲还是东南亚都是如此。可能总体的零售额度会下降,但更多的是对线下实体店的影响。根据今年一些投行给印度市场的预估来看,其实零售消费不会跌很多,或者说下降的非常有限,但是电商份额肯定是会上涨的。所以,Club Factory对此也并不担忧。

Club Factory未来的展望

作为中国跨境出海企业的标杆,很多人愿意把Club Factory 、执御、以及SHEIN放在一起比较,其实三者各具优势。与执御相比,Club Factory与其聚焦的市场不尽相同,前者优势在中东,后者优势在印度; 而与SHEIN相比,两者模式又大相径庭。SHEIN聚焦品牌,Club Factory聚焦平台。

不同的市场、不同的模式,这没有优劣、对错之分。不同的企业基因,适合不同的路。比如说做平台和做品牌,这是两种不同的生意。做平台模式的,肯定是希望更多的卖家来开店,更多的产品、货源在平台上供应,卖家自己去运营在平台的生意;而品牌模式,就要更加对供应链负责,更加关注产品的设计。除此之外,两者在资金账期、目标市场、关注点上也都有一定的差异。比如平台的账期资金压力会比品牌模式更小;平台聚焦的市场会更加垂直,品牌的市场拓展更广;平台更以用户为中心,品牌更加重视供应链。如SHEIN在快时尚领域的供应链、设计能力,就是其非常核心的竞争壁垒。

“Club Factory 其实也是一个供应链驱动的公司,我们前身就是给出口贸易工厂做数据分析的。也正是我们供应链端的优势,奠定了我们当前在印度市场的地位。”

楼云表示,作为一家中国企业,Club Factory 在与印度本土电商企业的相比,本土化的优势可能并不突出,但是依托中国强大的供应链,商品的丰富度和商品的价格优势,是其最大的竞争力。印度消费者也正是看重这两点,所以愿意去下载Club Factory的APP。

据了解,Club Factory不仅是印度市场排名前三的电商平台,同时Club Factory APP的下载量也一直稳居APP Annie Google Play印度电商榜单的前列。而据楼云透露,Club Factory在印度市场的推广,主要通过Facebook、Google这两个渠道,其中Facebook占到一半以上,Google将近一半。而随着Club Factory在印度市场知名度的进一步打开,平台自然流量占比也与日俱增,目前已经高达60%以上。

“供应链的优势,给我们带来的网络效应,以及海量的用户基础。而海量的用户又会持续的吸引更多的卖家,形成良性的循环,这将是我们在2020年下半年,甚至未来几年最大的竞争优势。”

提及下半年Club Factory的规划部署,楼云表示,从平台的逻辑来说,还会持续的优化、加强平台强势品类,比如说服装、电子品类,同时也会大幅提升平台的弱势品类如家居、美妆的建设,一以贯之的去给消费者提供更具性价比的产品。

“我觉得任何一家公司都是一样,没有特殊的情况,是不适合去大幅调整自己以前的战略。一个战略的实施通常也是需要连续的,比如长达5年、10年的去持续投入,去不断的加强这件事情,所以即便疫情还在发展,尽管国际形势还不明朗,但我们始终都会坚持我们的运营理念,持续的扩大我们的优势。”

(文/雨果网 张毅)

分享到:

--
评论
服务商/观察员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 热门 资讯 视频 资料 帖子 专题 问答 直播 雨课 服务 标签

收藏

--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