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藏,可在 我的资料库 中查看
关注作者
您可能还需要

中国支付企业抱团出海,2021年跨境支付领域有何趋势?

跨境市场的资本介入还在持续……

中国支付企业抱团出海,2021年跨境支付领域有何趋势?

跨境市场的资本介入还在持续……继SHEIN、安克创新等跨境头部卖家相继获得融资、IPO之后,跨境服务机构也进入资本运作密集期。近阶段,跨境支付企业连连支付、PingPong、万里汇WorldFirst等母公司都在筹备上市。有消息披露,PingPong拟申报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日交易峰值超2亿美元。

疫情不仅将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从线下往线上转移,加速跨境电商发展进程,也带动一系列相关服务的高速发展,如跨境支付。与此同时,新的消费方式、新的市场商机正在上演……

中国支付企业抱团出海,国内外支付环境有何差异?

近几年,跨境电商的高速发展让不少服务机构看到了商机,支付服务就是其中之一。

在中国,有99%的电商生意汇聚在三大巨头平台上,同时也促进了移动支付在国内普及的神奇力量,并且形成相对稳定的移动支付格局。

当国内市场可待挖掘空间变得越来越小,以支付宝和财付通为代表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向海外市场拓展,如蚂蚁金服与印尼媒体巨头Emtek合作在境内推出数字支付服务;腾讯领投了印度即时通信应用Hike,并在其平台上推出移动支付功能。

除了国内移动支付开始涉及海外支付板块之外,国内的跨境支付企业近两年的动作也很频繁。

2019年连连支付对外宣布,其旗下得“连连泰国公司”已正式获得泰国央行(BOT)颁发的“银行卡支付”和“授权支付”牌照;2019年5月21日,网易支付宣布跨境收款平台“收结汇”上线,并针对卖家推出跨境融资服务、跨境电商企业退税、独立站收款业务等服务;2019年8月,iPayLinks在迪拜设立了分支机构,并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设立了一家子公司……就连跨境电商平台亚马逊也在2019年年底上线全球收款服务,并推出阶梯定价新功能。

目前,国内支付体系稳定成熟,电商和支付体系已形成一定的闭环,国外市场是否也会如此?

Klarna中国区战略总监朱楚认为,国内和国外有着相反的电商生态环境,或许在国内有99%的电商生意都集中在几个平台上,但是国外平台占电商的比例非常小,除了美国亚马逊的比例稍微高一点之外,其他都较为分散。

在他看来,中国大部分是平台商户,而欧美大部分是自建站商户,仅有小部分为平台商户。为什么?一方面,现在很多欧美卖家很少只做亚马逊,他们只是把亚马逊当做一个分销渠道,大多数在平台上的品牌宣传也都是交由代理商去做,绝大多数做品牌也会有自己的自建站;另一方面,从消费者层面来讲,他们在网上购买的一般为生活必需品,很少通过平台搜索真正有品牌的产品。长期以往在平台上得不到的体验,他们会通过搜索引擎、社交网络媒体、比价网等入口来寻找不同的商品。

“因此,我认为海外市场不太可能形成类似中国的支付闭环。不管怎样,都需要生态系统上每个环节的合作,才有可能达到真正的闭环,否则哪怕是亚马逊也做不到。好比外国服务商要在中国做支付,肯定做不过本地的支付宝、微信。同样,中国的支付方式在海外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朱楚说道。

2020年疫情缩短海外电商渗透时间,跨境支付还有哪些机遇?

尽管海外市场在很短的时间内难以形成类似中国的支付闭环,但是2020疫情作用下,国外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变化却给跨境支付企业滋生了一些发展的“土壤”。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成为全球电商行业的加速催化剂。英国在两个月内电商渗透率从20%上升到30%以上。截至2020年7月,美国电商渗透率已达到34%,同比2019年整整提高了一倍,海外电商渗透率爆发式增长。

朱楚指出,“即使没有疫情,美国电商渗透率也会增长,但是疫情的出现让整个增长速度成倍加速。2005年到2019年,美国电商渗透率从5%增加到15%左右,而2020年疫情后的三个月,美国电商渗透率从15%提高到25%,疫情让原本需要耗费十几年的时间增速缩短到三个月。一旦用户形成线上购买的习惯,就算疫情结束后,让他们再回到原来的消费生态是不可能的,这对线上市场增量是巨大的影响,对所有的跨境电商卖家和跨境企业来说是非常大的利好。”

一方面,在支付方式上,朱楚表示,第一,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年轻的群体对于整个传统金融机构信任度降低,而现在办卡也隐藏了很多消费以及需要手续费等各种费用,而电子支付的出现能够消除这方面的缺陷,把原来的信用卡用户转移到电子支付里;第二,信用卡持卡人的数量年年下降,在美国尤其是80后、75后持卡人数不到50%,95后更低。因为很多人对背负信用卡债务有着天然的抵触,而传统金融机构更是需要将利益最大化,因此比起以往高覆盖率的卡支付方式,如今欧美市场对于电子支付更受欢迎。比如Klarna为消费者提供“货到付款”的服务。消费者可以在购买商品后的在14天内用任何付款方式向Klarna支付款项,并可选择分期还款,且不收取手续费和利息,帮助消费者管理他的现金流。

另一方面,如同文章开头所提,连连支付、PingPong、万里汇WorldFirst等母公司都在筹备上市。跨境电商行业体量足够大,配套行业的大发展才刚刚开始,和资本对接,通过资本市场加快企业规模化发展,也是当下跨境支付企业的现状之一。

“如今在跨境支付领域里,格局也愈加明显。一般正常的行业下,每个市场都会有两三家企业同时存活下来,第一家可能远远拉开与后者的距离,而第二、三、四家企业可能是抱团的状态。一旦这种格局形成,最后肯定会发生某种程度的并购。”朱楚说道。

但目前,中国的跨境支付企业与海外市场仍存在一定的信息差。从中国企业出海的角度来讲,绝大多数的跨境机构服务还是不到位的。在此情况下,朱楚认为,会有一些中间商的机会,帮助卖家对接海外各种服务方式,包括支付在内的企业在市场占有率还是很大的,也是现阶段非常有必要的存在。通过中间商,可以让没有国际运营能力的卖家用到海外市场普遍较好的支付方式和服务,对于市场来说也是很健康的一个状况。而在未来,或许卖家与海外市场之间不再需要通过第三方,中间商有被绕过的可能性,卖家也可以直接跟终端支付集成,降低成本。

当下跨境支付痛点,卖家可从哪些维度筛选支付产品?

眼前,卖家在使用跨境支付企业产品时容易遇到的主要有两大痛点:一是很多产品做得不到位,集成难度大,卖家接入海外市场时不好用;二是收不到钱。

因此,随着跨境支付产品越来越多,当卖家在筛选这些支付企业的产品时,更应该从哪些维度去衡量和考虑?朱楚提出以下几点看法:

1、消费者对该支付品牌是什么认知。对卖家来说,要考虑购买“我”产品的消费者对哪些东西感兴趣,包括在支付方式上选择卡支付还是电子支付、线下支付还是线上、一次性还是分期等等。比如说在欧美市场每个具体的国家消费者的习惯不太一样,德国喜欢用现金支付,那么很多都是连着银行账号进行付款,英国一个月发一次薪水、美国两周发一次,所以这两个国家的消费者更喜欢分期付款。根据不同的市场特点,卖家在选择的时候要更倾向于本土化。

2、市场的覆盖率。比如有些产品在特定市场做得非常好,其他市场没有。那么这种情况卖家需要考虑资源的优先级配置。是选择一个企业开通多个国家,还是多次集成不同国家市场的支付方式。对于小卖家来说,建议选择该市场最受欢迎的品牌。

3、是否能接入某些特殊方式。比如有些支付公司做分期不够到位,要求卖家有某种类型的金融牌照才能做分期。而如果是做得比较好的头部卖家,则不要求这些牌照,直接可以签合同。针对不同体量的卖家群体,会有细节上的差异对待。

4、是否能挣到钱。能否正常拿到款项是卖家最终的目的。产品的表现数据,包括正常的支付转化率、平均客单价、拉新效果、整体的KPI等等都需要卖家根据自己的习惯和市场的区别去判断,从而做调整。

但是如果卖家选择Klarna则能免除了这些顾虑。首先,Klarna是一家成立于2005年的移动支付技术供应商。前期已为20万商户超过8500万的消费者提供了支付服务,拥有大量的用户基础。而这些前提即站在对消费者足够了解的基础上,以及产品设计均是以消费者为出发点,最终目的是尽量让消费者购物过程中体验更好、使用更方便。

其次,目前为止Klarna的业务范围涵盖了17个国家,包括瑞典、挪威、荷兰、丹麦、德国、芬兰等欧洲国家及美国、澳大利亚等。在Klarna覆盖的强势市场,有其自身的品牌背书,卖家使用转化率高。2020年1月,Klarna获得了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2亿美元的投资,业务进入了澳大利亚市场。同年3月,蚂蚁金服对其进行了股权投资,将进一步推进其在中国的发展。

最后,Klarna拥有自己的一套信用系统数据支撑其做风控决策,风控的指标全程自动化,从用户下单到消费者是否能拿到金额的过程只要300毫秒的时间。消费者既无需创建购物网站的账户,也不需要绑定银行卡,省去了传统网购填写各种银行卡信息的麻烦,仅需输入有效的电子邮件地址、邮编及收货地址即可进行购买,极大简化了付款流程,为买家节省了时间与精力。与此同时,也帮助卖家提升订单效率和转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更多Klarna相关资讯或业务尽在其中!


(文/雨果网 吴桂真)

【特别声明】未经许可同意,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转载请联系:herry.he@cifnews.com

分享到:

--
评论
服务商/观察员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 热门 资讯 视频 资料 帖子 专题 问答 直播 雨课 服务 标签 导航 热门指南 热门搜索

收藏

--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