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藏,可在 我的资料库 中查看
关注作者
您可能还需要

外媒:“俄罗斯亚马逊”Ozon欲申请银行牌照 以打造平台全链路生态圈

Ozon将申请银行牌照,若成功,将推出为平台卖家提供贷款等服务

外媒:“俄罗斯亚马逊”Ozon欲申请银行牌照 以打造平台全链路生态圈

据外媒报道,随着电商市场愈加蓬勃拥挤,俄罗斯电商巨头之一Ozon意欲进军金融服务及杂货销售板块,以提高品牌竞争力,增大与其竞品“相争”的赢面。

Ozon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Shulgi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为实现打造平台生态圈的目的,Ozon将申请银行牌照,若成功,将推出为平台卖家提供贷款等服务,以加大其金融科技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度。Shulgin认为,中小卖家很难在合理的条件下(向银行或是金融服务商)申请并获得周转资金,要么(手续/利息)太贵,要么就是达不到申请门槛。

Shulgin称,“(作为卖家入驻的平台方),我们了解卖家的货物周转率,知道卖家的客户参与度,清楚卖家的转化率,甚至仓储服务也是由我们来提供的——因此,我们明白卖家到底需要多少贷款帮助来开展业务。”

在Ozon的竞争对手之一Wildberries已经收购了一家银行、俄罗斯搜索引擎巨头Yandex在试图收购Tinkoff银行失败后正在考虑是否要自己推出一家银行,以及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欲进入电商版块之际,拥有45万用户(的借记卡)的Ozon想要进军金融服务版块是可以理解的。

Sberbank想进入电商版块,用时兴的“生态圈”一词可以诠释。自身有较完备金融服务体系的Sberbank如果能为其用户提供从购物、食品配送和流媒体电影到金融服务的一条龙服务,其市场竞争力能得到提升是可以预见的。此前担任Yandex首席运营官的Shulgin表示,去年拒绝了与Sberbank合作提议的原因是,Ozon仍想继续专注于电商版块,毕竟疫情爆发之后,电商行业迎来了爆炸性的增长。他认为,“生态圈”这个词最近非常流行,但用户不一定会全单照收是真的。“很明显,大多数品牌和平台推出的生态圈,有些产品确实很受用户和消费者受欢迎,但也有一部分确实也是无人问津。”

20年来,Ozon一直试图(在市场占有率上)成为俄罗斯的“亚马逊”,意欲进军金融业也与亚马逊曾推出的类似服务相呼应。尽管已经获得了大量的风投,但Ozon的盈利一直是个难题,虽然其在成为俄罗斯电商市场领头羊上势如破竹,但俄罗斯幅员辽阔,物流问题一直是其发展桎梏。不过,Shulgin表示,2020年在纽约成功IPO,今年又出售了7.5亿美元的债券的Ozon将投入巨资去建立一个“能够击败对手的网络”。

俄罗斯电商市场的繁荣让Ozon的估值翻了一番,达到125亿美元左右。另外,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nfoline的数据显示,去年,俄罗斯电商市场规模增长了34%,达到27亿卢比的水平,但电商销售产生的GMV仍然只占俄罗斯零售市场总额的10.9%。针对此,Shulgin认为,“市场上的空间太大了。虽然玩家很多,但就饱和度而言,这个市场基本上就是‘空房间’。市场目前真的很分散,不过,要想发展的话,品牌和公司需要大量的投资、IT(技术和人员)以及大量的基础设施(如仓储、配送员和提货点等)。基于此,考虑到要承担的损失,没有多少公司准备做这些。但我们已经做好了承担这些损失的准备,因为我们可以预见,未来几年,这项投资能带来的回报是巨大的。”

Ozon第三方卖家(Ozon为卖家提供平台,通过抽取佣金实现盈利)为其带来的发展机遇也不小,2018年开放的第三方卖家入主渠道所销售的商品已经占到其平台上销售的商品的一半左右。为了吸引更多卖家入驻,Ozon近期削减了大多数品类佣金,并尝试让卖家自己交付商品(Shulgin借鉴的阿里巴巴模式)。因此,Ozon GMV在去年增长了144%,达到1974亿卢比的规模,高于竞品Wildberries 95%的增长率。

今年,Shulgin希望Ozon的物流能力能提高一倍左右,并将Ozon在完善基础设施方面的支出增加三倍,他表示,公司确实需要这样做才能匹配其增长的雄心。在接受FT采访时,Shulgin还透露,Ozon包括私募股权集团Sistema和Baring Vostok在内的投资者在将Ozon与其他新兴市场的类似公司进行比较后,已经准备将Ozon此前的亏损当做是“过往云烟”,并将Ozon视作能在未来创造巨大财富的潜在盈利体。

Shulgin表示,“世界各地的电商公司或多或少地做着同样的事情,除了像亚马逊和Ozon这样从零售发家的,也不乏从做市场平台起步的电商公司。但后来,平台做的更多的是物流、基础设施和IT技术。总之,大家做的事情都很相似,区别就在于这些服务的质量了。”

Shulgin说,对这些服务的投资意味着Ozon很可能在未来几年内还会处于亏损状态。以2020年为例,尽管Ozon的收入同比增长74%,达到1040亿卢比的规模,但在此期间,Ozon的运营支出增长55%,达到1220亿卢比,直接导致Ozon亏损了117亿卢比。

由于Wildberries仍由其创始人Tatyana Bakalchuk独资,Ozon的IPO使其成为世面上为数不多可供投资者选择的纯电商企业。Shulgin表示,他希望Ozon在发展自身能力的同时,能通过向市场提供如为卖家提供物流服务、仓储服务以及广告投放等服务来实现公司的有机增长。为了做到这一点,Ozon将利用业界对其的投资来扩大服务覆盖面的规模。“为什么我们不仅在疫情之下生存了下来,还吸引了这么多用户?其实就是因为我们有比别人更多的仓库、更多的快递员和更多的提货点。所有这些基础设施的投入都能为公司创造更大的市场需求。”

免费在线咨询
ozon相关问题,问我吧
我想问
免费咨询
未注册的手机号将自动创建新账号,且代表您已阅读并同意雨果跨境 《用户协议》 《隐私协议》

分享到:

--
评论
服务商/观察员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 热门 资讯 视频 资料 帖子 专题 问答 直播 雨课 服务 标签 指南 搜索 导航 热门指南 热门搜索

收藏

--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