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藏,可在 我的资料库 中查看
关注作者
您可能还需要

“梦寻撒哈拉”系列外贸连载(57):跟保姆打官司(上)

我说:“你就不能直接关了她吗?你自己说确定是她,为什么还要打官司呢?”警察表示没有办法,他们的国家是法治社会。

“梦寻撒哈拉”系列外贸连载(57):跟保姆打官司(上)

在非洲保姆实在是太便宜了。

600元一个月,给你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说实话每个月月末我给保姆工资的时候总会有一种罪恶感,这真是赤裸裸的剥削啊。最让人难过的是保姆拿工资时还说“谢谢”,真的让我无地自容,没想到我成了我曾经恨之入骨的资本家。

她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很完美,我们发现她总是迟到,总是花很多时间在浴室里面化妆而忘了做饭。我们也会说她,她每次都很诚恳地道歉,可是想想她的工资只有600元一个月,我们的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最终我反过来向她道歉,并且给她一些小钱或者小礼物表示抱歉。

她年纪并不大,而且还挺时尚,包里面一大堆的化妆品。我也很纳闷,600元她是怎么安排生计的。一个月交通费哪怕是一天5元,也要150元;吃饭一天10元又是300元,这已经是450元了,包里面的化妆品可不止150元啊。每个月却要来26天,1天超过8个小时。这是工作吗?这简直就是做义工啊。

所以当我发现好像蛋少得很快的时候,我也没有太追究;当我发现肥皂很快就找不到的时候,我也没有太认真,算了吧,几个蛋几块肥皂算什么;当我发现口袋里面的零钱没有的时候,我想大概是自己忘了花在什么地方或是放在什么地方了。如果确实是保姆拿的,那也就当是小费吧。

但有一天,我朋友发现她包里面的20万西非没了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冲到了三楼,她在厨房里面做饭呢,看到我无动于衷,一脸无辜。我想想会不会是真的进了小偷,会不会是保安或者司机或者其他的同事,或者我朋友记错了。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姑息了,就问当地人报警电话,有人说16,有人说17,有人说18。奇怪了这么短的报警号码,而且大家记的还都不一样,你们这些人难道一辈子都不打算报警了吗?我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从16开始,16错误号码,17通了。我已经想好了一通流利的法语来跟警察解释,电话是通了,但是里面的警察还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哼哼两句就挂了,我再打,就只听到里面说话,我一直在“hellohello”就是没有人回答,一会儿电话又挂了。什么,这是110?每次在国内打110,我还嫌警察反应太快呢,我都还没有想好怎么说。怎么塞内加尔的警察这种态度?我跟当地人确定了号码再拨,还是一样的,响了10来次,电话接通了,听到有人说话,但是没有理我,我hello了几声,对方又挂了。

司机说:“当地没有人打报警电话的,你能打通就不错了。”我说:“我打通了但是对方不听我说话有什么用?”司机说那你最好直接去警察局跟警察说,他们只处理上门的案件,电话里面的事情他们不会处理的。

没办法我只好让司机带我去警察局。

司机到了一个破旧的民房门口说是到了警察局,虽然破旧,但是门口是挂了一个国徽一样的东西。我疑惑地下了车,车外面是炙热的阳光,我赶紧朝警察局门口走。门口的一条石凳上坐了几个农民一样的人。哇,这个时候坐在石凳上那得有多热啊。我这么想着就进了门,好像警察局就是我家似的。哇,没有太阳的地方真凉快,我进了屋才感觉到里面的气氛不对,五六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抬起头来奇怪地看着我,好像我闯进了他们的卧室一样。我也愣住了,不知该继续往前走还是退出来。迟疑间,旁边的警察站了起来说:“你想做什么?”哇,难道我是来警察局抢劫吗?我不是已经出国了吗?我说我是来报案的,那个警察就让我在外面等着。我一回头,那条石凳上铺了几个非洲女人的屁股,几乎都没有位置了,更何况外面太阳那么大,屁股坐下去还起得来吗?

我说我能否就在这门边站站,这里没有太阳。警察说,不行,我不能关照你,大家看着呢。我看看门外的那些女人看着我,竟然互相挪挪屁股给我腾出个位置出来。中国人这张脸在这里还真不好使啊。我只好乖乖地叫我的司机过来坐在妇女们旁边,自己跑到远处乘凉去了。

过了1个小时左右,司机叫我过去了。

我进了警察局的门。警察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就把朋友掉了钱的事情跟他从头说起,并且表示了我们对保姆的怀疑。他问了很多细节的问题,我也一一描述了,然后他说你回去写一封信把相关的情况描述出来签好字带到警察局来,把你怀疑的对象也写在上面。

我晕,那你还让我说那么多。我说你写个纪要不就行了?我就直接签字了。警察说不行的,你看看我桌上这么一堆文件全部是报案人自己写的。

我想想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回去给警察写信了。

平时一直比较忙,过了几天我才想起来写信,我写好信后就来到了警察局,结果还是让我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我好不容易进了警察局,警察让我坐下来,他看了我的信,又问了我很多问题,我一一回答,希望接下来他会跟我说去我们家一趟。结果警察跟我说所长不在,要我改天再来。我晕,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出警要所长本人?我看看楼下有6个警察,我问难道你们就没有人可以去一趟的吗?他们说我们只是负责接待和审核资料的,只有所长和所长助理是出警的。我看着每个人的桌子上面都有一大堆文件,问道:“如果要出警得等多久?”“我们这些桌子上的文件都是报警资料,按照现在的文件量,可能需要2个月时间。”警察说。

哇,我都快晕倒了。2个月时间?保姆早就把钱洗白了!

我说我是中国人,我要找中国大使馆,我要让中国人不要来塞内加尔投资,因为你们这里根本就不考虑保护外国人的利益。

那个警察说等等等等,然后就上了一个楼梯,不一会儿他下来跟我说:“所长让你下个星期过来,星期二他有空。”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本来想发火,但是想想这边毕竟是警察局,只好忍住。回到公司,因为工作忙我就把这事给忘了,又过了一个星期我才想起来。我朋友掉了20万西非法郎好像也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催我找警察。

我看除了钱被偷了,其他还算正常,保姆干活好像也比以前更卖力了。算了,即使真是保姆偷的,那就当是她这几个月的月工资1000元吧。

过了一个星期,我的一个朋友从肯尼亚来塞内加尔,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她们也不懂法语,所以临时到我这里借宿一晚。第二天下午,她打算搬到其他宾馆的时候,说昨天放在钱包里面的800欧元找不到了,但是一些人民币和美金都还在。

什么??我赶紧跟她一起去房间查看现场。她指着放在箱子里面的钱包说:“原来钱就放在这里面,昨天还在的,中午出去买了些东西,下午回来就不在了。”我马上想到了保姆,因为只有她才有这个房间的钥匙。我突然想起公司另一个同事曾经在这个房间丢了一部手机,当时我没有很在意,认为他应该是在外面丢的,因为他在我这边只是住了1个晚上。我开始冒汗,想起了房间柜子里的钱包还藏了2000多美金和几百欧元,而那个保姆天天都帮我收拾衣服。我赶紧跑到我房间里,摸到我的钱包,打开一看,只剩下300美元了。我顿时傻了,没有想到这个保姆这么黑心大胆,简直就是把中国人当白痴。我跟我朋友说我的钱也被偷了。现在可以100%肯定是这个保姆,因为只有保姆才能进我的房间收拾衣服,而我的衣服就是她收拾好后放在柜子里面的。

我愤怒了。平时我们对她还算宽容,我甚至好几次提醒她可以跟我提涨工资的事。我还以为我请了一个很便宜的保姆,没有想到我请到的也许是塞内加尔最贵的一个保姆。

这下我愤怒了,无论如何都要把警察叫过来抓她。

我的朋友建议先跟保姆沟通,也许私下沟通,跟保姆说清利害关系,保姆会还给我们部分钱。如果保姆不肯还钱,我们再找警察也比较合适。我觉得有道理。

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考虑到警察那边立案出警可能还需要1个月以上时间,所以我们打算推进警察的立案,尽量争取在1个星期内让警察出警。

当天我动用了在当地的所有社会关系,不到2个小时,当地区警察局长就来电话了,让我们过去。总算见到了警察局长本人,我想应该有希望按计划出警了。我们把大概的事情说了一遍,说我们会回去写封信交给他手下,然后希望他早点处理我们的事情,不料警察局长跟我说“我们走吧”。

不会吧,你要干嘛?我心里问。

只见警察出了门,上了警车,跟我说你上来吧。我觉得奇怪,我可没有兴趣当警察。再说我就是个小老百姓,这辈子我最怕警察,让我上警车是什么意思?警察看我迟疑的样子,说:“我很忙啊,赶紧告诉我你家在哪里。那个保姆在你家吗?”

什么?现在就出警?你这个效率也太高了吧,我还没有跟保姆沟通呢。看他的样子,容不得我再继续考虑,我就只好上了车,他也叫另外一个警察上了车。

警察确实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塞车。他拿出警笛,放在车顶上,其他的车都纷纷让路,一会儿就到了我家。左邻右舍都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带警察看了案发现场,包括我的房间柜子里的钱包,他拍了照片。然后我们上了三楼,我们公司的同事都好奇也跟我们上了三楼,听说有小偷,大家都很吃惊。奇怪的是那个保姆好像根本不关心发生什么事情,看到警察来了,还在厨房里忙活,看都不看警察一眼。警察到厨房转了一圈回来问我:“就是那个保姆吗?”

我说是的。

警察把保姆从厨房里面叫了出来。保姆很镇静,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佩服她的镇静。接下来警察让她带路到她放东西的房间,翻了她的包,除了一大堆化妆品,其他什么都没有。之后警察拿出本子,让保姆坐在对面开始问一些问题。我看保姆好像紧张起来了,虽然她尽力掩饰,但还是可以看到她脖子根很红,额头有汗。

过一会儿,警察让我们一起到警察局。

我们一起到了警察局。警察就我们当事人一个个地问,包括我们当地的助理和其他的同事。

那个保姆却不断地打电话,脖子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我跟警察汇报了这个情况,我说可能钱就在她家里,会不会她在找人转移钱。警察说有可能。

我录完口供就回公司了,安排了同事在警察局跟进。快下班的时候,同事打电话说警察带她去她家搜了,没有搜到东西,现在决定拘留她。

我打电话给警察问问情况,警察说肯定是她偷的。我心里一阵窃喜,看来保姆非坐牢不可了。但是他接着说,他会整理成一个文件,然后把文件和她本人移交给法院,由国家发起公诉。但是这种案件,根据他的经验,我们打赢官司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叫我们准备好律师。我心马上凉了一大截。还要打官司???还要请律师?我在中国都没有打过官司,现在我在非洲这个国家要跟一个保姆打官司。

我跟警察说算了,要不放了保姆吧,我不想打官司。警察说不行,你现在不打也不行了,到时候你们必须出庭,也要请律师。

我很忙好吗,跟一个保姆打官司,这算什么事情?她的时间一个月才6万郎,而我的时间似乎要值钱很多。

我说:“你就不能直接关了她吗?你自己说确定是她,为什么还要打官司呢?”警察表示没有办法,他们的国家是法治社会。

麻烦了,非洲还有法治国家。塞内加尔真是怪胎啊。

我说我放弃了,我只想止损,我不去打官司了,律师我也请不起。警察说如果你不去,那么你肯定败诉,而且对方可以控告你诬蔑。

晕!!

(未完待续)

相关标签:

分享到:

--
评论
服务商/观察员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 热门 资讯 资料 帖子 专题 问答 直播 雨课 标签
雨果跨境顾问
平台开店、找服务、品牌出海、广告投放
点击咨询

收藏

--

--

分享